内容标题33

  • <tr id='oBS7jJ'><strong id='oBS7jJ'></strong><small id='oBS7jJ'></small><button id='oBS7jJ'></button><li id='oBS7jJ'><noscript id='oBS7jJ'><big id='oBS7jJ'></big><dt id='oBS7jJ'></dt></noscript></li></tr><ol id='oBS7jJ'><option id='oBS7jJ'><table id='oBS7jJ'><blockquote id='oBS7jJ'><tbody id='oBS7j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BS7jJ'></u><kbd id='oBS7jJ'><kbd id='oBS7jJ'></kbd></kbd>

    <code id='oBS7jJ'><strong id='oBS7jJ'></strong></code>

    <fieldset id='oBS7jJ'></fieldset>
          <span id='oBS7jJ'></span>

              <ins id='oBS7jJ'></ins>
              <acronym id='oBS7jJ'><em id='oBS7jJ'></em><td id='oBS7jJ'><div id='oBS7jJ'></div></td></acronym><address id='oBS7jJ'><big id='oBS7jJ'><big id='oBS7jJ'></big><legend id='oBS7jJ'></legend></big></address>

              <i id='oBS7jJ'><div id='oBS7jJ'><ins id='oBS7jJ'></ins></div></i>
              <i id='oBS7jJ'></i>
            1. <dl id='oBS7jJ'></dl>
              1. <blockquote id='oBS7jJ'><q id='oBS7jJ'><noscript id='oBS7jJ'></noscript><dt id='oBS7j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BS7jJ'><i id='oBS7jJ'></i>
                返回首頁
                深度報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報道 / 正文
                增強經濟發展韌性 金融體系大有可為

                  今年以來,我國經濟持續恢復發展,主要宏觀指標總體處於合理區間,就業形勢基本穩定,居民收入繼續增加,國際收支保持平衡,經濟結構調整優化,質量效益穩步ζ提升。初步核算,前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823131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9.8%。

                  金融系統在增強經濟發展韌性、提升服務高質量發展能力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10月20日在向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開幕式作書面致辭時表示,中國是具有強勁韌性的超大型經濟體,在這種強勁韌性支撐下,完全可以實現今年經濟發展目標。下一步,金融系統要在黨中央、國務院領導下,進一步主※動擔當作為,更好服務實體經濟、支持綠色低碳發展、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更加重視金融科技、統籌做好金融風險防控。

                  做好貨幣政策調節

                  更好服務實倒是給他添了合作體經濟發展

                  今年以來,人民銀行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精準、合理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繼續實施好兩項直達實體經濟貨幣政策工具,深入開展商業銀行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能力提升工程,小微企業融資繼續呈現“量增、面擴、價降”的態勢,企業融資便利性得到較大幅度提升。

                  為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促進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人民銀行於7月1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已執行5%存款準備金率的金融機構)。本次下調後,金融威脅更大吧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9%。

                  業內專家普遍認為,7月份降準釋放了1萬億元長期資金,有效增加了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長期資金來源,引導金融機構積極運用降準資金,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同時,降準降低了金融機構資金成本約130億元,通過金融機構傳導促進小微企業融資成本穩中有降。

                  在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同時,人民銀行還充分發揮了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牽引帶動作用,持續加大對重點領域和冷哼一聲薄弱環節的“精準滴灌”。9月初,人民銀行新增3000億元支小再貸款額度,在今年內以優惠利率發放給符合條件的地方法人銀行,支持其增加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貸款,要求貸款平均利率在5.5%左右,引導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劉鶴強調,要做好貨幣政策調節,繼續加大對民營經濟、中小微企業等的融資支持力度。

                  對此,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渺表示,下一步,我國貨幣政策要實施更加靈活適度的調節,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在總量上,綜合運用各種貨幣政策工具,采取不同價格、數量、期限的組合,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在結構上,用好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等領域進行“精準滴灌”。

                  此外,董希渺還建議,要支持中小銀行資本工具創新,在風險可控的原則下,鼓勵中小銀行、消費金融公司發行優先股、二級資本債券、永續債等工具補充資本,提升對民營和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服務的能力。

                  完善政策框架

                  引導金融資源向綠色而是直直經濟傾斜

                  “綠色發展是我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實現‘雙碳’目標的內在要求。”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綠色經濟的發展離不開金融的支持,要通過引導金融資源向綠色經濟傾斜,推動綠色產業加快發展。

                  就綠色金融,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上海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主任曾剛認為,當前的重點在於“標準”。他表示,“綠色”是個市場熱詞,銀行的綠色信貸在加速發展,資本市場也高度關註,但目前綠色金融的標準還需要進一步統一。

                  “此前,銀行信貸、債券、銀行間市場、證券市場都有各自的標準。”曾剛建議,“下一步,應統一金融行業綠色標準,這對促進整個綠色金融的發展大有好處,有助於確保綠色金融活動能真正產生綠色結果。”

                  “2016年,七部委就出臺了《關於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但近幾年行業發展有了很多新變化,需要一個綱領性文件進一步明確框架,對金融機構進行更好的仙府指引。”曾剛說。

                  周茂華表示:“考慮到我國能源結構狀況,要在確保能源供需基本時候穩定,不影響經濟基本需求的前提下,主動采取措施積極推動國內能源轉型。”他建議,要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資源向綠色能源和產業傾斜,推動綠色技術加快創新,讓金融與綠色經濟形成良性循環。

                  創造公平市場環境

                  有序推進金融市場雙向開放

                  近年來,我國金融業開放步伐加快,外資機構準入和展業限制』基本解除,如徹底取消銀行、證券、基金、期貨、人身險領域外資股比限制,外資金融機構業務範圍不斷擴大。

                  在董希渺看來,無論是頂層設計還是制度辦法,都為外資機構進入中國市場創造了良好的環境。不過也要看到,不少操作性問題依然存在,外資機構在中國金融市場的比重仍然較低。

                  為進一步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給在華外資金融機構創造公平市場環境,董希渺建議,下一步,金融管理部門在制定金融開放政策時要更多激發外資能動性、積極性,政策制定與執行應充分考慮外資金融機構的特殊性;構建金融管理部門與外資金融機構日常 什么溝通協調機制,加強政策引導。

                  周茂華也表達了類似觀點,他表示,要進一步深化制度改革,完善監管制度,優化營商環境,為內外市場主體提供公平、透明、有序的競爭發展環境,提升金融業整體高質量發展,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同時,鼓勵有條件的金融◤機構積極“走出去”,拓展國際市場和發展空間。

                  值得註意的是,金融業開放的同時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在機構開放和跨境資金流動方面都要有序進行。”曾剛認為,金融開放必須保持好節奏,避免資本無序流動,對整個金融體系帶來幹擾。對此,周茂華建議,要對開放後的金融業務發展、資金跨境流動采取實時穿透式監管,實現宏觀審慎與微觀有效監管統一,提升監管能力。

                  充分發揮金融科技作用

                  提升金融服務質效

                  金融科技的發展降低了金融服務成妖王本、提高了金融服務效率,並有效助引氣訣力普惠金融。總體上,金融科技在我國呈現出較好的發展態勢,在用戶規模和應用場景方面走在ξ 全球前列。

                  談及我國金融科技的發展前景,董希渺表示,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之下,隨著我國對科技創新投入不斷增加,特別是5G技術成熟、產業互聯網快速發展,金融科技有望實現更為良性的發展,金融與科技將從淺層次的結合轉向更深層次的融合,在改善用戶體驗、推動產業數字化轉型、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等方面將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

                  “十四五”規劃提出,“穩妥發展金融科技,加快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董希渺表示,金融科技的根本使命,在於更加有效率地將金融資源配置到經濟部門和社會大眾,快捷、普惠地服務於實體經濟和社會發展。金融科技應有助於減少經濟活動中的信息不對稱,覆蓋長尾市場,提升小微企業和個人金融服務的可獲得性。

                  值得註意的是,科技的發展也帶來了濫用壟斷優勢、過度收集和使用用戶數據等問題。“我國金融科技面臨的不平衡、不充分█以及不規範等問題仍然較為突出,資本無序擴張和大型科技公司壟斷等問題仍然存在。”董希渺說。

                  對此,業內專家普遍認為,金融科技的健康發展,離不開有效監管,應當持續彌補監管制王說了度“短板”。董希渺表示,應進一步加強監管協調,充分發揮國務院金融委作用,實施功能監管,減少監管空白和多頭監管;堅持一致性監管,借助監管科技改進監管方式,鼓勵金融機構良性創新,加強對互聯網平臺特別是大型科技公司的監管。

                  滿足合理融資需求

                  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態勢未改變

                  “劉鶴副總理在金融街論壇年會致辭中強調,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的整體態勢不會改變。”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平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房地產市場是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與老百姓生活密切相關,保持平穩健康的運行至關重要,這一表述有助於穩定市場對房地產市場平穩健 兩億康發展的信心。

                  雖然有個別房地產機構出現風險隱患,但行業風險總體可控。對此,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分析師王靜文表示,央行日前舉行的新聞發布會提到,恒大集團總負債中金融負債不到三分之一,債權人也比較分散,單個金融機構風險敞口不大。這意味著相關風險對金融行業的外溢性可控。

                  實際上,近期金融管理部門對於推動樓市平穩健康運行高度關註。9月24日,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三季度例會提出,維護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維護住房消費者合法權益;9月29日,央行、銀保監會聯合召開房地產金融工作座談會,重申“房住不炒”,同時要求金融機構配合相關部門和地方政府共同維護房地產市場的平穩健康發展,維護住房消費者合法權益。

                  曾剛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房地產金融監管規範是一個中長期的過程,但部分金融機構此前有些“操之過急”,存在“一刀切”等問題,因此有部分房企流動性承壓。他建議,相關政策執行過程中要更加註重差異化和靈活性,既保持大方向不變,也要避免簡單“一刀切”。

                  當前,合理的資金需求正在逐步得到滿足。王靜文表示,一是從房企角度來看,監管正在對部分金融機構過度謹慎的放貸行為進行糾偏,以保證房企的合理需求得到滿足;二是針對有合理需求的居民住房按揭貸款,金融機構也在靈活調整。

                  “從政策的規範執行角度看,比如集中度管理、對房企杠桿管理等會有效執行。而居民剛需和改善型住房金融需求會得到他更是連渣都不剩下更好滿足,同時對優秀房地產企業的重點城市開發項目,應該給予金融支持。”連平表示。

                責任編輯:李柳嘉